國家高速網路與計算中心
  國網中心     | 生物化學資料庫服務    
 
 
回首頁    | 好站連結    | SiteMap

 三維影像國際合作

 2005識之精微

 會議展示及參訪

 好站連結
最新消息
NGS分析平台
Olfactory DB
生物知識庫
知識庫服務說明
生技新知 
生物計算服務系統
生物計算服務說明   
生物序列分析     
軟體與資料庫 
結構生物軟體 
生醫影像軟體 
關於我們
認識生物計算小組
台灣生物資訊學會
聯絡我們
 
你快樂嗎?科學家正在設法使你不快樂也不行
貼出者為 west 於Wednesday, September 19 @ 14:55:47 CST

      快樂,是亙古以來哲人、政治家努力尋求答案的議題,也是近代醫學界發明各種新藥與療法,力圖有所突破的研究領域,而社會科學界與自然科學界歷來對這問題涇渭分明的立場,已有攜手合作的跡象,目的就是為了讓全人類都快樂。
      科學界認為基因、腦部化學與人生經驗是決定一個人快不快樂的三大因素。最後一項就是讓社會科學和自然科學攜手合作的最佳場所。
      一九八零年綜合三千多項有關的研究,建立「世界快樂資料庫」的荷蘭鹿特丹大學教授魏恩荷文 (RuutVeenhoven)歸納出快樂的四大條件:社會的品質 (包括政府的穩定度、物質的豐裕度、個人主義的興盛度) 、一個人的社會地位 (財富、職業、人際關係等) 、個人的條件 (遺傳基因和人生經驗) 和運氣的好壞。
      魏恩荷文教授認為,一個人的快樂度中,社會品質就佔了百分之五十,社會地位和個人條件佔百分之二十五,另外百分之二十五靠運氣。他說,「科學確實能夠在相當範圍內告訴我們怎麼追求快樂」,而針對「快樂」,科學界最有前途的研究領域是比較各個社會、加強心理學的理解和研發新的藥物。
      至於整體社會的祥和與幸福,資料顯示,排名在前的冰島、瑞典、丹麥、荷蘭和加拿大等「西北歐文化」的國家,大致有下列共同特色:堅實的民主體制、人民享有充分的自由和個人主義、人民的教育程度也很高--高到懂得如何運用與欣賞法律賦予的自由,當然也懂得分辨個人主義和自私自利。
      加拿大卑詩大學社會科學家兼哲學家邁卡羅斯 (AlexMichalos) 研究「快樂」已達二十八年。他曾對全球三十九國一萬八千名大學生做過巨型調查,針對「快樂」這個議題寫出四巨冊的報告。他也從事「人生滿意度的品質 (qualityof satisfaction with life) 」研究,提供給教育、退伍軍人和農村社區服務等單位,作為施政改進的參考。
      邁卡羅斯曾經感嘆,他們社會科學家願意和自然科學家合作研究怎麼增進社會品質及個人的快樂,但是總是各走各的路。如今,他說醫學界終於開始回應「科技整合」的呼聲,從「快樂」定義為「某種醫學狀態」的死硬科學角度,放寬視野,融匯社會科學層面,這是令人鼓舞的現象。
      科學界測試快樂的三大範疇--基因、腦部化學和人生經驗,其實都互相影響與重疊。例如一個人之所以情緒低落,可能是人生經驗和天生基因 (性格) 所造成,而遺傳基因回過頭來會影響腦部化學。因此,「快樂」的研究還是回歸到「先天不足與後天失調」的老思考路線上來,剖析天生的基因條件、後天的人生經驗,特別是醫療程序與藥物,各能如何影響一個人的「快樂度」。
      皇家渥太華醫院心理分析與基因學家卡瓦左妮(PatriziaCavazzoni)專門研究基因對心境或情緒的影響。她說,雖然有些研究說一個人的個性百分之七十由基因決定,也有研究指出情緒暴起暴落,忽而極度沮喪忽而極度興奮的病例,百分之七十本質上是基因引起的,但只有百分之五十輕度的沮喪症(dysthymicdisorder)是基因有問題才產生的。
      這表示另有百分之五十輕度的沮喪症是人生經驗造成的。難怪卡瓦左妮博士承認,「在這個領域工作是很讓人謙恭自牧的經驗。即使你認為都是基因學的問題,其實不然。」
      科學界固然發明了Prozac等「擺脫沮喪」的化學藥物,皇家渥太華醫院心理健康研究所所長拉皮耶 (YvonLapierre) 說,這類藥品不等於「快樂丸」,科學界也不明暸藥物對人腦到底如何「作用」。
      腦神經專家和藥劑研究人員繼續在研發「快樂丸」,另一方面,科學家也在設法改善「快樂的第三要素--人生經驗」。這方面的名堂就多了,最常見的大概是所謂的「語言療法」,較少見的有「狂飆法」(sturm-ingand dranging)、「禪偈法」(Zenning andkoaning )、「原始叫吼驅魔法」等等。
      拉皮耶和卡瓦左妮都同意,藥物配上心理分析或認知行為治療會更理想。這兩位醫學專家說有些人要服了藥才能接受心理治療,有些人則需先接受心理輔導,才能學會應付人生不順遂事件的技巧,簡言之,語言療法也是藥方之一。
      人生經驗既然佔「快樂商數」的百分之二十五,也是醫學界和社會科學界的研究對象,兩方面開始有「對話」是很自然的事。例如,醫學界逐漸承認對快樂的主觀認知 (社會學家依調查、統計方法獲得的知識) 有其用途,醫藥的臨床研究也開始探討生活品質的量度法,包括量度病人對一種藥的感覺。卡瓦左妮說這種資料越來越重要,有些國家的衛生單位甚至把病人感覺列為臨床實驗的標準。
      預訂公元兩千年出版的「快樂研究季刊 (Journalof Happiness Studies) 」計劃開闢新的論壇,討論對主觀的人生欣賞態度,屆時社會科學界的統計分析、哲人詩人的「主觀」評價和醫學界的科學發現,都會有發表的園地。季刊的共同主編魏恩荷文說,「我們正把研究快樂的不同專業部門聚集一堂。」
      這是不是表示人類的未來會更快樂?從某些方面來看,也許真有可能,因為人類將會有更先進的「心境治療」藥物,甚至防止「不快樂基因」產生的科學技術,同時社會科學提供的「什麼讓人快樂」的數據,對個人、對民意代表和政府決策者,都將是有用的參考。當然,如果你要選擇鬱悶,科學與政府大概無法強迫你「不快樂不行!」
      本文由袁老師實驗室張家華轉載自中央社新聞稿全文內容經中央通訊社授權合法轉載全文之所有權屬於中央社。如有轉載、複製、刊登、使用須取得該社授權,否則以侵權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