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高速網路與計算中心
  國網中心     | 生物化學資料庫服務    
 
 
回首頁    | 好站連結    | SiteMap

 三維影像國際合作

 2005識之精微

 會議展示及參訪

 好站連結
最新消息
NGS分析平台
Olfactory DB
生物知識庫
知識庫服務說明
生技新知 
生物計算服務系統
生物計算服務說明   
生物序列分析     
軟體與資料庫 
結構生物軟體 
生醫影像軟體 
關於我們
認識生物計算小組
台灣生物資訊學會
聯絡我們
 
飛機內感染SARS的風險
貼出者為 TerryYeh 於Wednesday, January 07 @ 07:44:10 CST
編輯:Frank

SARS疫情曾在亞洲地區造成嚴重傷亡與史無前例的恐慌,染SARS病患廣泛、長途的旅遊活動,無意間也加速了病毒的散佈,讓疫情幾乎失控!與SARS病患共乘飛機,確實令人感到憂慮不安,同處於機艙環境中的染SARS機率又是如何?大家也是一頭霧水。

一份整合了美國疾病防治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簡稱CDC)與泰國、台灣、新加坡、香港等地研究人員的分析報告指出:一起載有SARS乘客航班的案例裡,在機內119名乘客中,後來證實有22人感染SARS,其中,與SARS病患同排與前3排乘客的感染風險是其他各排座位乘客的3倍。而他們的成果也已經發表於2003年十二月份的《新英格蘭醫學雜誌》(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349:2416)。

研究中:詳細分析了三起SARS患者乘坐飛機的案例,並對這三個航班中的乘客們進行健康調查。分別進行分析的航班為:(1)2003年2月21日由香港飛往台北,乘客315人,飛行時間90分鐘,機型為波音777-300 (一位乘客為未發病感染者 );(2) 2003年3月15日由香港飛往北京,乘客120人,飛行時間3小時,機型為波音737-300(一位72歲的乘客伴隨發燒咳嗽症狀);(3) 2003年3月21日由香港飛往台北,乘客246人,飛行時間90分鐘,機型為波音777-300(二位乘客發燒、兩位乘客伴隨發燒咳嗽症狀)。

其中,2003年2月21日由香港飛往台北的班機中,有74位乘客(佔總乘客23%)接受此次研究的健康調查,但並沒有任何乘客出現生病症狀;而2003年3月21日由香港飛往台北的班機中,共166位乘客(佔總乘客67%)接受本試驗的健康調查,雖一人出現呼吸及發燒之症狀,但非感染SARS。

至於2003年3月15日由香港飛往北京的航班中,機上乘客與機組人員共120人,但總感染SARS人數高達22人;其中,在接受此實驗健康調查的65位乘客中,也有18位乘客證實感染SARS(經RT-PCR與血清檢查)。

研究人員們進一步分析發現:2003年3月15日由香港飛往北京(機型為波音737-300)客機機艙之座位分佈與病患集體感染的相關性。該機共有128個座位,經濟艙座位排號為3-22,左右兩邊各三個座位(ABC、DEF),而該名72歲SARS患者的位置則是14E。其中,受訪的18位受感染乘客中,有高達8位乘客與SARS患者同排及前三排(排號11-14,8人/23人,中獎率約35%)。至於其他座位((排號為1-10、15-22)的88位乘客中,只有10人被感染(10人/88人,中獎率約11%)。換句話說,與SARS患者同排座位與前3排者,遭SARS病毒感染的風險約為其他座位乘客的約3.1倍(95%信賴區間)。

不過,感染的風險的差異也與飛機的飛行時間長短、SARS患者的病情差異、機艙內空調系統的優劣、機艙大小、機上的患者人數多寡..等等有關。此外,一般認為:飛沫傳染大多發生在91公分內的近距離接觸時,不過,波音737-300客機經濟艙三排座位間的距離約有230公分,這已經遠遠超過預期中的飛沫傳播距離!此外,不含機組人員,乘客座位位於SARS患者同排或前方的67人中有14受感染(21%),遠遠高於乘客座位位於SARS患者後方的9%(4人/44人)。

除了飛沫傳染所造成的傳染途徑之外,客機飛行其間SARS患者與前他乘客的移動路徑,後機、登機前、降落後乘客們彼此的接觸情形,還有,鄰近座位間的肢體接觸情形,也可能是造成大規模機艙內感染的考量原因之一。

在機艙內,爆發大規模乘客感染SARS的可能性是相當高的,唯有透過嚴格地評估機場內旅客的健康情形,才能降低乘客於飛機內感染SARS的風險。

原始論文:Transmission of the 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 on Aircraft. N Engl J Med 349:2416 (2003)

轉載自 Sciscape 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