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高速網路與計算中心
  國網中心     | 生物化學資料庫服務    
 
 
回首頁    | 好站連結    | SiteMap

 三維影像國際合作

 2005識之精微

 會議展示及參訪

 好站連結
最新消息
NGS分析平台
Olfactory DB
生物知識庫
知識庫服務說明
生技新知 
生物計算服務系統
生物計算服務說明   
生物序列分析     
軟體與資料庫 
結構生物軟體 
生醫影像軟體 
關於我們
認識生物計算小組
台灣生物資訊學會
聯絡我們
 
這次,SARS遠離了!但下一次,我們準備好了嗎?
貼出者為 TerryYeh 於Friday, July 25 @ 05:46:13 CST
編輯:Frank

雖然SARS遠離了!但2003年七月初的英國《自然》期刊(Nature 424:113)的一篇評論文章提及:面對兇猛未知的傳染疾病,人類暴露出脆弱且致命的弱點。對於曾受SARS侵襲所苦的我們,如何知己知彼,加強戒備。相信《自然》期刊的這篇評論文章是相當值得我們參考的。

文中指出:2003年七月五日,當台灣的疫情也獲得控制之後,似乎SARS的威脅已經遠離,全世界也歡欣鼓舞地慶祝脫離SARS疫情威脅。但是,疫情是否真如想像中樂觀呢?事實上,SARS病毒從未真正地消失,至少,至今仍約有200名未痊癒病人,或已受感染但未出現徵狀的帶原者,更者,SARS病毒也有可能再次越過野生動物宿主的傳播藩籬,再次糾纏人類。所以,全球必須持續保持高度警戒。

也許,我們目前是可以稍微短暫地鬆一口氣了。但是,SARS疫情仍有可能季節性的隨時反撲,就如同流行性感冒一般。因此,科學界必須這此疾病保持高度的研究企圖與熱忱,以期快速研發治療藥物與預防疫苗。

這一次抗SARS行動的成功,除了全球嚴格且徹底執行隔離感染病人的國際行動之外,另一個成功關鍵在於:尋找SARS病原體的研究過程中,科學界樹立了良好的典範。尤其在世界衛生組織官員Klaus Stöhr的整合之下,迅速結合全球病毒學家們的力量,避免惡性競爭,共同分享研究新知,並於短時間內找出導致SARS的兇手。

因此,跨國性研究的整合工作確實再此次疫情中發揮了功效,所以這種研究合作模式應妥善維持且受到肯定、鼓勵。因為,當下一次人類面臨更致命的病毒威脅時,結合臨床醫學、藥物開發與疫苗研究的科學團隊,將可以立即成為探索陌生疾病的作戰先鋒。

文中也提到:在這次SARS疫情爆發之際 ,也顯示出人類在對抗陌生、突發性疾病上,相當脆弱的應變反應。即使至今,我們依舊渴望瞭解SARS病毒的真正自然宿主,因為,不知道SARS病毒潛伏於何種野生動物,將意味著SARS疫情隨時有可能捲土重來。

也許,在對稀有疾病的預防上,我們的最大弱點是在於初期的臨床監視體系。儘管去年十一月,中國衛生當局曾深入廣東地區,探究督察非典型肺炎疫情發展情況,然而,SARS疫情仍然失控!

更令人遺憾的是:疾病的臨床監視體系除了在美國、加拿大等少數已開發國家外,在大多數國家中多半是十分殘缺貧瘠的。

我們必須認清的另一個殘酷事實是:即使我們擁有最強而有力的監視體系,最高效率的科學研究運行,但面對例如SARS這種如此致命的疾病,仍不足以我們快速應變。不過,至少強化監視體系與疫苗研發,是可以將悲劇降到最低的。

也許下一個流行性疾病對人類而言並不會完全陌生,可能只是新一類型但致命的流行感冒病毒,令人慚愧的是:我們對流行感冒病毒的備戰工作竟也如此雜亂無章。SARS是一種新疾病,所以沒有藥物或疫苗可以立即發揮作用。但是,目前早已存在許多對抗流行感冒病毒的藥物,且快速生產疫苗的方法也以建立。然而,遺憾的是:除了加拿大之外,沒有任何一國家的政府已為其全國人民儲存足夠量的抗流行感冒病毒藥物或有組織地大量生產流行感冒疫苗。

1918年的流行性感冒疫情奪走了上百萬寶貴生命,但我們知道:除了SARS之外,未來仍會有更兇猛、更致命傳染疾病,跨越物種藩籬,再次從動物傳播感染到人類。這一次,我們幸運地逃過一劫,面對下一次的挑戰,我們是否準備好了呢??

註:

本文摘譯自2003年七月十日由《自然》期刊編輯群撰寫的一篇評論文章。更加精采的內容,請參閱原始論文。

原始論文:We have been warned. Nature. 424:113 (2003)

轉載自 Sciscape 網站